保时捷:两个家族,一段历史

发布时间:2020-09-10

(一)引言

2008年对全球汽车工业来说,是非常坎坷的一年,但对德国的两大汽车巨头保时捷和大众来说,却又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保时捷和大众汽车分别成立60周年和70周年,更是因为保时捷在几经周折之后成功收购大众汽车。

保时捷是全球最赚钱的跑车公司,大众汽车是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两个企业撑起了德国汽车工业三分之一的江山。强强联姻,打造一个新的汽车帝国已经不再是梦想。回顾汽车工业这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以及两个汽车企业之间的恩恩怨怨,就不能不提一个人——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以及两个家族——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现任保时捷监事会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和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保时捷正是一对表兄弟。

(二)一个人和两个家族

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是这个汽车王国的奠基人,他也是现任保时捷监事会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的祖父,也是现任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的外公。

费迪南德·保时捷有一子一女,女儿叫路易斯·保时捷,儿子叫费里·保时捷。女儿嫁给了一个叫安东•皮耶希的奥地利律师,他们后来育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其中排行老三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就是今天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保时捷有四个孙子,老四就是如今的保时捷监事会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如图1)。

如今正是这两个表兄弟分别掌管保时捷和大众。无论是费迪南德·皮耶希还是沃尔夫冈·保时捷,他们的个人经历里都不乏磨难与奋争,也曾针锋相对毫不相让。但有一点没有分歧的是,让大众回归保时捷家族,把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曾经的梦想与事业发扬光大,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至高无上的选项,也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

图1是两个家族的简图,这些名字在后面的文章中会频频出现。对于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光是这些名字就已经被搞糊涂了。家族中许多儿子都和大名鼎鼎的的祖父重名,都叫费迪南德,女儿则如同皮耶希家族的母亲,都叫路易丝。再加上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名,更给大家的阅读增添了很多麻烦。如果阅读中对这些人的关系不太清楚的话,不妨翻回来看看。凡是姓保时捷的人,都是保时捷家的人,凡是姓皮耶希的人,都是皮耶希家族的人,这好像是废话。不过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女儿,在嫁人之前是跟父亲姓保时捷的,但嫁到皮耶希家族后,就改姓皮耶希了。

1 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

(三)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

费迪南德·保时捷1875年出生于捷克的Liberec,家中排行老三,父亲安东·保时捷是当地一个铁匠。

费迪南德·保时捷年轻时便显露出了对机械的天份和兴趣。小学毕业后,便在父亲的工场做学徒,并在父亲的铁匠铺里安装了一套当时很少见的电力照明设备,还有电铃功能。费迪南德·保时捷白天帮父亲干活,晚上到维也纳技术学校上夜校,学习理论知识,这也是他接受到的唯一的系统的工程训练。

轮毂电机汽车

1893年,费迪南德·保时捷加入了瑞士电机企业Bela Egger,即今天瑞士ABB集团的前身。正是在这里,费迪南德·保时捷展示了自己出色的设计和开发能力。短短四年时间,便晋升为测试部的主管。在此期间,费迪南德·保时捷发明了轮毂电机驱动汽车,即将电动机装在汽车的轮子里面直接驱动车辆前进。该技术与1896年申请了专利,此时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年仅21岁。

电动汽车与混合动力汽车

1898年,费迪南德·保时捷加入位于维也纳的Ludwig Lohner车辆公司,并于1899年开发了名为Lohner-Porsche的电动汽车。该汽车由安装在前轮轮毂内的电动机直接驱动,动力源为铅酸蓄电池。该电动汽车在1900年巴黎世博会上登场亮相并造成轰动。这也是第一部以保时捷命名的汽车,也是是如今大红大紫的电动汽车的雏形。

随后,为了冲击英国赛车记录,费迪南德·保时捷将Lohner-Porsche升级,在后轮两个轮毂装上电动机,于是世界上第一部四轮驱动电动汽车便诞生了,如图4。但这部车的缺点也很明显,光是蓄电池重量就高达高达1.8吨,最高速度只有60km/h。因为当时的铅蓄电池容量很小,因此,要完成比赛必须要配备体积和重量都很大的电池。

为了解决蓄电池重量过大的问题,费迪南德·保时捷在1902年在Lohner-Porsche上装了一台内燃机,由内燃机发电驱动轮毂电机。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台混合动力汽车,也一举奠定了费迪南德·保时捷“电动汽车之父”的地位。如果费迪南德·保时捷能睁开眼睛,看到今天的汽车世界,也许会喜忧参半:喜的是,电动汽车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忧的是,一百年过去了,混合动力汽车研发和生产进展仍然进步缓慢。

在戴姆勒的时光

由于Ludwig Lohner公司过于吝啬研发投入,保时捷于1906年来到奥地利戴姆勒汽车公司(Austro-Daimler),担任技术总监,负责汽车、飞机发动机和赛车的研发,并于1916年升至奥地利戴姆勒汽车公司总裁。由于其在汽车研发领域做出的巨大贡献,费迪南德·保时捷在1917年被奥地利维也纳技术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其名字中Dr. Ing. h..c.是德语Doktor Ingenieur Honoris Causa即名誉博士工程师的简写。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如今大名鼎鼎的保时捷公司全称为Dr. Ing. h. c. F. Porsche AG了。

1923年,由于不满公司董事会削减赛车研发的投入,费迪南德·保时捷离开了待了17年之久的奥地利戴姆勒汽车公司。几个月后,费迪南德·保时捷来到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戴姆勒发动机公司,即奥地利戴姆勒汽车公司的母公司。在此期间,他设计了多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车,比如震惊车坛的梅赛德斯-奔驰的S,SS和SSK超级增压赛车横扫车坛拿下无数冠军,统治了19世纪20年代的赛车场。其中SSK赛车最高车速可达190公里/小时,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数字。此时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已经是欧洲汽车界响当当的人物,随后被斯图加特技术大学(即现在的斯图加特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和“名誉教授”的称号。

1926年,戴姆勒汽车与当时的奔驰汽车合并,形成今天的戴姆勒-奔驰汽车。新公司董事会决定大力开发戴姆勒-奔驰系列豪华轿车。而费迪南德·保时捷的目标却是,设计生产所有的老百姓都买得起的轻型量产型汽车。这一理念自然受到了董事会的否决,1929年费迪南德·保时捷不得不再次挂冠而去。

随后,费迪南德·保时捷回到位于奥地利的斯太尔公司,不料当时正值世界经济大萧条,斯太尔公司不久就落入一个财团之手。六年前,正是由于这个财团的缘故,费迪南德·保时捷才告别奥地利戴姆勒公司。结果是费迪南德·保时捷再度失业,远走他乡,再次来到了汽车之都德国斯图加特。

保时捷公司的成立

1931年4月,费迪南德·保时捷在德国斯图加特成立子自己的咨询公司——全称“名誉机械工程博士F.保时捷发动机与飞机设计与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费迪南德·保时捷拥有70%的股份,他的商人兼赛车手的好友Adolf Rosenberger拥有15%的股份,另外15%为他的女婿兼公司的法律顾问安东•皮耶希所有。安东•皮耶希是维也纳的一名律师,1928年同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女儿路易斯·保时捷结婚。

刚刚成立的保时捷咨询公司非常简陋,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工程师和员工,其中还包括自己22岁的儿子费里·保时捷。公司接到的第一个设计任务来自德国当时规模很大的豪华汽车制造商漫游者(Wanderer)。可惜该公司后来在二战中被毁,否则今天奔驰、宝马和奥迪可能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随后又为汽车联盟公司(Auto Union,也就是奥迪的前身)设计了16缸中置引擎的格兰披治赛车(Grand Prix Car)银箭(图6)。这是费迪南德·保时捷设计出的一款革命意义的赛车,它首次将16缸发动机安置在驾驶员后方,油箱安置在车身中部,使车辆无论油量多少都不影响车的重心位置,首次实现了1:1的最佳车身前后比重。它一举改写了15项世界汽车速度纪录,包括令当代人目瞪口呆的406.3公里/小时的汽车极速纪录,成为德国汽车工业中光辉的篇章。

开发甲壳虫汽车

虽然成绩很辉煌,但费迪南德·保时捷仍然没有忘记他的梦想:设计一款让广大老百姓买得起的汽车。保时捷公司于是开发了内部编号为Type12的小型轿车设计。该项目最初由摩托车制造商Zündapp赞助,但由于成本太高,Zündapp中途放弃。随后NSU公司出资继续赞助,但由于NSU公司感到风险太大,停止了投资,项目夭折。费迪南德·保时捷不得不动用自己妻子的养老金继续维持公司的运作,整个公司苦苦挣扎。

就在费迪南德·保时捷陷于四面楚歌之时,一个意外的救星出现了。1933年1月,一奥地利的流浪汉,一次大战中的德军下士当上了德国总理。他改变了整个世界历史,也将改变了汽车的历史,他就是阿道夫·希特勒。当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刚刚11天,就亲自主持了柏林汽车展的开幕式,并发表演讲表示要创造一种全新的并且让所有普通老百姓都能承受的起的汽车。不久,希特勒招集内阁和顾问们开会,专门讨论轿车普及问题。在谈到制“国民轿车”的时候,顾问们一致推荐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承担这项任务。

1933年秋,希特勒将保时捷博士招至柏林。两人在柏皇家饭店会面,讨论“国民轿车”问题。希特勒要求这辆车要达到以下要求:最高时速100公里每小时,油耗每加仑42英里,能够载2个成人3个小孩,并且看起来像甲壳虫。希特勒亲笔画了11张“国民轿车”的草图,其中一张与日后的“甲壳虫”已非常相近。

对于费迪南德·保时捷来讲,一生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况且他的小型轿车设计早已初具雏形。1934年6月,设计指标正式下达。希特勒要求保时捷博士在28个月内拿出样车(这在当时是惊人的速度)。1935年柏林汽车展上,希特勒宣布了“国民轿车”即将到来的消息。在这里,他第一次使用了“大众汽车”一词。这个词后来演变成一个不朽的商标。

有了国家的财政支持,费迪南德·保时捷带着全家人全力以赴。但也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比如发动机散热问题。为了节省成本,降低车重,新的轿车采用了风冷汽油发动机。由于发动机后置,加上当时风冷技术不过关,一旦环境温度过高或者发动机长时间工作,发动机就会过热,甚至烧毁活塞。费迪南德·保时捷不得不加大发动机散热窗的面积,以至于占据了后窗的位置。

1936年10月,三辆样车终于按时完成,交给德国汽车协会负责测试,这就是以后风靡全球的“甲壳虫”汽车。经过5万公里的严酷测试,汽车协会给出了详细报告:在5万公里的测试中,新车坚固可靠,结构良好,出现的故障都不是设计上的问题,很容易修改;汽油与油消耗量都达到标准。驾驶操纵性能良好。总之,这辆车值得进一步发展。

于是希特勒决定在德国中部沃尔夫斯堡(或意译为“狼堡”)建立工厂,新工厂命名为“大众汽车”,费迪南德·保时捷出任总工程师。

1937年,德国大众汽车筹备股份有限公司(即大众汽车前身)正式成立。1938年5月26日,国有大众汽车工厂宣告在沃尔夫斯堡正式运营,1939年7月开始生产甲壳虫汽车。可不到一个月生产就停止了,因为希特勒已经决心发动世界大战,汽车厂转眼变成了兵工厂,费迪南德·保时捷不得不为希特勒设计军火产品,包括他为希特勒设计了威震欧洲战场的“虎”式坦克和“象”式坦克歼击车。其中“虎”式坦克使用克虏伯设计的炮塔,保时捷设计的车身,使用迈巴赫的发动机(迈巴赫父子创建的迈巴赫汽车品牌现在是奔驰的最高档品牌),可以是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明星阵容。但“国民轿车”的梦想只能等到战后再说了。

由于费迪南德·保时捷此时正全身心投入在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上,位于斯图加特的跑车设计的工作便交给了儿子费里·保时捷。1940年起,费里全权负责斯图加特的业务。父子分别掌管大众和保时捷,宣告了一个家族的崛起和一个伟大的汽车时代的到来。

(四)战后

战后初期的保时捷公司

战争期间,为了避免遭到轰炸,费里将保时捷公司部分设计部门搬到奥地利。但他本人仍然坚持在斯图加特负责公司的运作。

因为和德国纳粹的关系,二战结束后,费迪南德·保时捷,他的儿子费里·保时捷以及女婿安东•皮耶希都被美国人以战争罪行逮捕,随后被交给了法国,帮助当时的雷诺开发新车。法国人本打算将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工厂搬到法国作为战争赔偿,并请保时捷一家到法国继续主持国民汽车的设计与生产。因为受到法国汽车工业界的反对,这一计划才作罢。儿子费里·保时捷在监狱度过三个月后被释放,费迪南德·保时捷和安东•皮耶希则继续被关押在法国东部城市第戎。

1946年,先被释放的费里保时捷回到斯图加特,但盟军的占领让他无法开展工作。他们只能将剩下的所有设备搬迁到奥地利,靠修理汽车、水泵、拖拉机和绞车等维持运作。随后路易斯皮耶希也正式加入管理层,拥有5%的股份,从此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紧密结合在一起。

此时从都灵来了一份活——意大利跑车公司Cisitalia的总经理Piero Dusio委托费里设计一款格兰披治赛车,名为Cisitalia 360(图8)。此时,费里便已展现其优秀的领导力,他的父亲正身陷法国囹圄,他却仍能凝聚父亲手下一批顶尖的工程师继续努力研发产品。后来由于Cisitalia公司经费困难,不得不放弃合作。这两四轮驱动赛车一次比赛也没有参加过,如今也只能在保时捷的博物馆才能看到。尽管如此,设计这辆车赚来的钱还是将骨瘦如柴的费迪南德·保时捷从法国的监狱赎了回来。在给法国人免费打了20个月的工后,一家人终于又团聚了。

保时捷356的诞生

1947年,儿子费里正式接替父亲成为保时捷的主席。费里以“甲壳虫”和Cisitalia 360为基础,开始了一款新的跑车的设计工作。费迪南德·保时捷出狱后,也正是加入了设计团队。由于父子俩对性能皆有难以言喻的狂热,对技术有着执着的追求,因此第一部自行研制的保时捷汽车自然是一部以性能著称的跑车,这即是1948年面世的保时捷356,也是第一辆以保时捷命名的跑车。因此,1948年6月8日便成为保时捷的诞生之日。

保时捷356拥有轻巧的车身,风阻系数很低,操纵灵活,使用后置风冷发动机,这也成为日后推出的保时捷跑车的基本特征。

保时捷356的汽车零部件基本与大众甲壳虫一样,包括引擎、悬挂和底盘等,几乎都是从VW借来的。排量1.1升的水平对置4缸风冷发动机也是大众的产品,但工程师通过将压缩比从5.8提高到7.0,从而将功率从18千瓦提高到26千瓦,即40马力,后来又改用下吸式化油器,使最大功率增至30kW。由于发动机重量轻,重心低,为良好的操纵性打下了基础。同时前鼻也做的很低,保证了驾驶员有良好的视野。但也有一些缺点,为了减轻重量,装饰条都没有安装。

第一代保时捷356的设计可以说十分简陋,但目标只有一个:打造一款纯正的赛车!由于动力强、车身轻及空气动力性好,最高速度可以达到140公里/小时。

为了尽可能的降低车重,早期的356车身是铝制的。但由于成本过高,后来还是改采用钢材打造356的车身。费迪南德·保时捷果然是高瞻远瞩,要知道,奔驰、宝马、奥迪等豪华品牌也不过在20世纪90年代才大规模使用铝合金材料。

1949年,费里家族带着保时捷356返回斯图加特,但公司却难以为继。工厂仍然被美国人占领,也无法得到银行的贷款。费里只好带着356的图纸和模型逐个访问大众汽车的经销商,说服他们付款订购还没有正式生产出来的汽车。但积攒了一定数量的订单之后,才开始招兵买马,采购原材料,进行保时捷356的大规模生产。在今天看来,这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融资方法。

与此同时,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工厂也恢复生产,主打产品仍然是甲壳虫汽车,而他们仍然请保时捷公司做顾问,提供技术咨询。咨询费从最开始的每月4万德国马克,上升到后来每个月48万德国马克。保时捷公司还从甲壳虫的总售价中提出0.1%作为版权费,当时大约每辆车5马克。除此之外,皮耶希家族还获得了大众汽车在奥地利的独家经销权。滚滚而来的现金极大的改善的保时捷的财务状况。大众汽车这个国有企业完全可以不付钱给保时捷父子,如果这样的话估计保时捷也不会有今天的辉煌了。这也让我们看到保护知识产权对创新精神的鼓励和对技术进步的巨大促进,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德国会有如此强大的自主创新能力了。

1950年11月,尽管身体状况已经很差,费迪南德·保时捷仍在儿子的搀扶下,战后首次回到仍在英国人占领之下的沃尔夫斯堡。这是个让他实现毕生梦想的地方,也是让他深陷囹圄的地方。看着自己当年在一张白纸上建造起来的工厂和流水线上大量生产的甲壳虫,费迪南德·保时捷百感交集。

由于常年埋头于设计计算,加上法国监狱恶劣的生活条件,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健康受到很大的损害。不久,费迪南德·保时捷突发中风,并于1951年1月30日在沃尔夫斯堡逝世,走完了他光辉灿烂而又磨难重重的一生,终年77岁。

不过,可以让他欣慰的是,保时捷356和大众的甲壳虫日后都成了最畅销的车型。从诞生之日起到之后的17年中,保时捷一共生产了七万八千辆356跑车。而大众的甲壳虫更是一直生产到2003年7月30日才完全停产,全世界累计生产达2200万辆。

回顾费迪南德·保时捷的一生,不仅让人肃然起敬:一个从铁匠的儿子,唯一的科班训练师维也纳技术大学的夜校,一生四处辗转,立志于打造轻便、可靠、全世界老百姓买得起的汽车;历经磨难却从不放弃理想和信念,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五)子承父业:费里·保时捷

随着保时捷356的大获成功,保时捷公司很快就在跑车上占有一席之地。在费里•保时捷的带领下,公司稳步扩展。

在保时捷356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上,保时捷又设计开发了一些新车,在赛场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1956年,保时捷550 A Spyder首次在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大赛中大获全胜。

1960年,保时捷718 RS 60在首次出征的第一个赛季中就赢得了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和赛百灵12小时耐力赛的总冠军。718/2型在英国Aintree赛道上举行的150英里二级方程式大赛中包揽了前三名。

1967年,继前一年驾驶保时捷906 Carrera 6大获成功之后,保时捷910又在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大赛中包揽前三名。随后又在传奇性的纽伯格林1,000公里耐力赛中赢得总冠军

1970年,凭借十战九胜的佳绩,保时捷卫冕世界车队锦标赛冠军。Hans Herrmann 和Dickie Attwood 驾驶保时捷917 在勒芒24 小时耐力赛中为保时捷赢得了第一个总冠军。

特别是在1983年的法国勒芒汽车24小时耐力赛中,除第9名外,前10名中另9名全被保时捷跑车包揽,保时捷汽车由此获得了“跑车之王”的美誉。

911车型

1963年,保时捷迎来了历史上最重要的车型——911在法兰克福国际车展面世。它的外形设计者是费里的大儿子,即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孙子——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他的事情,稍后再讲。

如果说得更准确些,这款车的原始名字应该是901。不过当时法国标致汽车公司已经注册登记,把所有中间位为0的三位数字标识作为该公司所生产的车型的商品号,比如现在的国内生产的标致206,307在那时候便已经注册登记了。因此标致提出申诉,坚持自己的权利。保时捷当时还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企业,不得不作出让步。在第一次批量生产时,他们把新跑车更名为“911”。

911是保时捷356车型的接班者,它取代了以前的4缸发动机,第一次在汽车后部装上了水平对置6缸发动机,这一点一直延续到今天。虽然和今天的车型相比,那时候的911只有寒碜的130马力的功率,但仍然可以在9.1秒内从0加速到100公里,最高时速达到210公里/小时。保时捷911甫一问世,便受到全世界各地车迷的追捧。

几十年来,尽管911已经多次更新换代,但保时捷一直坚持其经典造型:圆形的前大灯,溜背式造型设计,饱满的车身尾部,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采用水平对置发动机,有效的降低了车身重心,再加上发动机后置,后轮驱动或者四轮驱动,这都给驾驶者带来了极大的驾驶乐趣。所有的目标只有一个:打造一款真正的赛车!在保时捷技师们的努力不懈与坚持之下,历经多代沿革后,911已经成为顶级性能跑车的典范。

保时捷911系列是整个保时捷乃至整个德国整个世界最传奇的车型之一。它悠久了历史和每一款经典的车型,已经给几代人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成为跑车史上的经典之作。

(六)两个家族的恩怨

1950年,当费里·保时捷在斯图加特生产保时捷356时,他的姐姐路易丝•皮耶希和姐夫安东•皮耶希则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全力打造大众汽车进口业务。费迪南德·保时捷去世后,姐姐路易丝皮耶希和弟弟费里·保时捷各拥有公司50%的股份。这也就为以后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之争埋下了伏笔。

1952年,也就是费迪南德·保时捷去世一年后,女婿安东•皮耶希也在奥地利去世。路易丝•皮耶希接过丈夫留下的担子,全权负责保时捷股份公司奥地利分部,负责奥地利的大众汽车销售业务。而费里·保时捷则全身心投入到斯图加特的跑车设计生产上。

费里·保时捷从公司成立的那一天起便开始在里面工作,可以说是在父亲的汽车陪伴下长大的。费里一生致力于制造耐用且价格适中的汽车,而不是仅仅服务于赛道和超级富豪。也正这种信念促使他将一个家族企业从一个设计室和大众汽车的附属车间发展成赛车行业中的著名品牌,从最从的小型手工加工车间到产品线丰富的跑车专家,汽车将法拉利、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等传统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费里本人也是公认的谦虚和脚踏实地,他总是出现在车间里,与设计师和工人们一起工作,成为公司的凝聚力。只要有可能,这位大老板总会亲自出席每一次活动——每年的圣诞晚会,周年庆典,退休员工聚会等。直到今天,公司的员工仍对此津津乐道。

虽然保时捷的产品广受欢迎,品质也是有目共睹,但汽车和销售额一直大幅波动。有时候连员工的工资都无法按时发放,甚至取消了公司的养老金。当时,来自德国和欧洲的经销商们,通过自己预先筹资来帮助保时捷公司摆脱财务困境。

保时捷继承权之争

费里1935与朵罗丝•雷兹女士(Dorothea Reitz)结婚,共育有四子,如图12,从左到右分别是格哈德•安东·保时捷,汉斯•彼得·保时捷,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沃尔夫冈·保时捷。路易丝也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随着两个家族第三代人逐渐加入到保时捷的管理层,表兄弟之间为了公司领导权的争斗也越来越激烈。首先要说的便是现任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

1963年4月,在工程设计专业学习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大学毕业后,开始在自己家族的跑车公司工作。那一年,他26岁,但这是个很冲劲很足的年轻人。他想向全世界展示他作为工程师的才干,贯彻自己的意图。

费迪南德·皮耶希首先在发动机测试部门工作,从最底层做起。短短几年时间,这个追求卓越的年轻人不仅掌管了赛车部,而且还管理着一个有200名汽车工程师的部门。在他的带动下,保时捷公司在赛车上投入了上千万美元,精心改造了908型赛车,并设计了全新的、时速高达350公里的917型赛车。尽管一直饱尝资金不足和人手不足的双重压力,费迪南德·皮耶希下决心不让任何事情挡住他的去路。起初,赛车的测试结果忽好忽坏。917赛车的第一位私人买主在一次车赛中失去控制,车辆起火,引起轩然大波。

但费迪南德·皮耶希仍然坚持了下来,并最终获得了成功。1970年,917型赛车改造成功,赢得了当年赛季10场比赛中的9场。这一成绩巩固了保时捷公司作为世界赛车魁首的地位。1971年,保时捷车队乘胜追击,赢得了11场比赛中的8场,卫冕成功。费迪南德·皮耶希从前的一位同事说:“凡是皮耶希经手的事,他都想当第一。”

皮耶希的对手是舅舅费里·保时捷的大儿子,比自己大2岁的表哥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这个随遇而安的年轻人也跟他的表弟皮耶希一样爱车,但他对权力的追求远远不如皮耶希,对公司政治基本上毫无兴趣,而是全身心投入到艺术设计中。1961年,只有28岁的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便完成了保时捷经典车型911的外形设计,创造了跑车上的经典。

朝气蓬勃的皮耶希充满了无限的自信心,在整个公司呼风唤雨,仿佛登上保时捷汽车的最高宝座已经胜券在握,但费里的四个儿子也不甘下风。但面对费迪南德·皮耶希的紧逼之势,保时捷一家总是落于下风。

尽管费迪南德·皮耶希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功,但是他擅权跋扈的风格,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也惹怒了保时捷家族的一些成员。1972年,眼看着继承权的争斗即将给公司带来严重后果的严峻时刻,为了平息事态,维持公司的长远发展,费里无情的解雇了好斗的外甥,并决定,保时捷公司从此以后将由非家族成员进行管理,保时捷家族只在监事会里管理他们的权益:保时捷公司100%的普通股和13%的优先股。

长期和公开的争斗是整个家族两败俱伤。在皮耶希退出公司之后,费里和路易丝又马上遣散了整个家族的第三代成员,不经皮耶希,其他的表兄弟也都失去了在保时捷的位置,并且再也不允许回到最高管理层中。不过,身为公司创立者的费里也做出了牺牲,作为条件,费里让出了自己在公司中的最高管理者的位置。从此以后,保时捷汽车便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掌管。如今,公开的资料显示,皮耶希家族持有保时捷公司38%的普通股,而保时捷家族持有的普通股达到62%。

家族内部的斗争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保时捷家族退出企业管理后,连换了几任总裁,企业一路走下坡路,甚至有一段时间考虑过出售保时捷公司。直到1992年现任总裁维德金上台,企业才有了新的转折,并于1993年推出了高品质、低价格的大众化跑车Boxster,在市场上形成了抢购热潮。1997年,保时捷又乘胜追击,于日内瓦车展发表了全新的911系列车型,将保时捷推上了新的发展轨道。

1998年3月27日,费里·保时捷以89岁高龄去世,随后被安葬在风景如画的奥地利策尔湖边。那也是他父母和妻子安息的地方。1999年2月10日,路易斯·皮耶希也去世,享年95岁。

皮耶希的大众之路

1972年,皮耶希从保时捷退出后,在戴姆勒-奔驰有过一段短暂的经历,随后变便加盟奥迪。此时,这个35岁的极度自信的汽车狂热者在奥迪展现了“保时捷跑车般的晋升速度”:这位新人在1973年便成了实验部门的负责人,并于1975年顺利加入董事会。

70年代和80年代初,皮耶希在奥迪推进了一系列技术改革,包括四轮驱动技术。在1980年日内瓦举行的汽车展上,奥迪推出了200马力Quattro轿车,这是第一辆四轮驱动的现代车型。此后不久,所有奥迪车都采用了四轮驱动,引得奥迪的竞争对手们纷纷效仿。1982年奥迪100乍一问世,便以流畅的曲线和最低的风力阻力赢得了满堂喝彩。奥迪100赢得了许多汽车奖项,并成为美国市场上最畅销的汽车,把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后面。1988年皮耶希顺利地成为奥迪公司总裁,在他的领导下,奥迪一步一步跨入豪华车品牌的行列。

1993年,皮耶希在奥迪公司工作了十七年后,巨大的成功终于将他送上了大众公司CEO的宝座。掌管大众后,皮耶希大刀阔斧的紧张改革,以专业工程师背景帮助大众实现了质量的复兴,成功将公司从破产边缘挽救回来并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

如今的大众集团拥有7个轿车品牌:大众、西亚特、斯柯达、奥迪、兰博基尼、宾利和布加迪,3大商用车品牌:斯堪尼亚、曼恩(MAN)以及作为商用车的大众。产品线覆盖从小型车到豪华车,以及40吨卡车等全系列的产品,160款以上的车型。

2002年起,皮耶希从大众CEO的位置上退下来,出任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至今。

()新的起点

由于两个家族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大众汽车和保时捷一直保持着很密切的合作关系。保时捷是大众汽车在奥地利的独家经销商,从销售大众的汽车中积累了大笔的资金。如今,保时捷的首款SUV卡宴更是和大众途锐以及奥迪Q7使用相同的底盘,卡宴本身也是由大众汽车在其斯洛伐克的工厂中负责生产。

2008年9月16日,保时捷正式宣布,已经拥有大众汽车35.1%的股份,已经掌握了实际控制权。根据德国证券兼并法,保时捷拥有大众35%以上的投票权就获得了实际多数,因此大众汽车已经成为保时捷的子公司。而保时捷的目标是,在年内继续增持大众汽车股份到50%以上,并在2009年继续持股到75%以上,从而完全控制大众汽车。

尽管双方之间的合作还有分歧,但同为德国企业,又有着相近的历史渊源,保时捷和大众都十分看好目前的合作关系。随着美国三大汽车厂商经营状况的恶化,全球汽车行业的竞争态势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新的保时捷-大众联盟能否赶超丰田,让我们拭目以待。

附:保时捷的标志

保时捷的标志是费里·保时捷在纽约停留期间在酒店的一张餐巾纸上设计的。车标呈盾形,采用公司所在地斯图加特市的市徽形状。车标背景为金黄色,是斯图加特所在的巴登-夫滕堡州的传统色彩。“PORSCHE”字样位于商标的最上方,是保时捷家族的姓氏。车标正中间是是有一匹来自斯图加特市徽的骏马,上面是“STUTTGART”字样表明公司位于斯图加特。商标的左上方和右下方是鹿角的图案,来自于斯图加特所在的巴登-夫滕堡州的徽章,鹿角表示巴登-夫滕堡州曾是狩猎的好地方。商标右上方和左下方的黄色条纹代表成熟了的麦子颜色,喻指五谷丰登。商标中的黑色代表肥沃土地,商标中的红色象征赛车的激情和对大自然的钟爱。黑、红、黄三种颜色正好构成了德国国旗的颜色。这样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画,展现了保时捷公司辉煌的过去,并预示了保时捷公司美好的未来。

这一匹骏马,让我们很容易联想起法拉利的商标,其实二者之间还有一段渊源。法拉利的创始人恩佐法·拉利的老乡,也是他哥哥的战友法兰斯科·巴拉卡(Francesco Baracca),在一战中击落了一架奥地利的敌机。这架敌机上涂有斯图加特的市徽,即一匹吼叫的马,于是法兰斯科·巴拉卡也把这匹马涂在了自己的飞机上。

后来的一次战斗中,恩佐的哥哥法拉利中尉不幸阵亡。悲痛万分的巴拉卡为了替牺牲了的战友报仇,奋勇作战打击敌机,在击落第三十四架敌机以后,不幸英勇为国捐躯。后来巴拉卡的母亲把“跃马”的标志送给了恩佐法·拉利,作为法拉利汽车的车徽,镶嵌在车头上在赛道、街道上迎风而驶,以祭奠、告慰两位英年早逝的国家英雄,表达永恒的敬悼之意。

后来恩佐·法拉利请了一位知名的画家,对车徽进行了重新设计,将跃马改成了新的“法拉利式跃马”——马首高昂,单腿立地,马尾上扬。此外,恩佐还在跃马上方加上了意大利绿、白、红国旗,和下方的法拉利字样,最后将底色确定为故乡摩德纳德黄色代表色。于是就诞生了今天的法拉利车标。

(作者系汽车行业咨询顾问林志轩)